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经影视(ID:meijingyingshi),记者:毕媛媛、温梦华,编辑:董兴生、卢祥勇、杜恒峰、王嘉琦,校对:孙志成,头图来自:《封神三部曲》

在目前的中国电影票房总榜上,前四名分别是《战狼2》、上映中的《你好,李焕英》以及《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流浪地球》。4部影片中,除了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其他3部都由北京文化参与出品。这几年,北京文化堪称电影圈炙手可热的新贵,但赚了口碑,却没赚到钱。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

北京文化自2019年就开始亏损。近期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即使作为春节档票房冠军《你好,李焕英》的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2020年仍然没能够实现盈利。

资金压力下,北京文化终究还是把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块肥肉卖了:将其寄予厚望的《封神三部曲》系列影片部分份额转让,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1

《封神》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2020年的一场财务造假举报,掀开了北京文化不为大众熟知的一面。一年间,北京文化经历了财务造假、高层内斗、核心人物流失、背负巨额债务等一系列事件。不止如此,从综艺、电视剧板块剥离,再到如今对北京文化至关重要的《封神三部曲》被转让,都像一颗颗雷,随时会被点爆。

截至4月23日午间收盘,北京文化股价为5.63元。2020年初至今,北京文化股价下跌超37%。

持续举报北京文化的前副董事长娄晓曦,再度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揭秘了《封神三部曲》(以下简称《封神》)买卖合同背后北京文化所处的困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同时向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封神》6亿元买卖合同,背后有玄机

作为北京文化手中的一张王牌,《封神》自诞生以来备受市场关注和期待。影片由乌尔善执导,宋歌任出品人。而这部开机三年多的巨制,投资人已发生了变化。

根据北京文化4月21日公告,北京文化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电影<封神一>、<封神二>、<封神三>投资份额转让协议》,转让《封神三部曲》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以此推算,《封神三部曲》的成本为24亿元。一位接近北京文化的人士称,按照影片成本和宣发费用大致估算,《封神》系列票房至少达到近80亿元,才能回本。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2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同时,公告指出,西藏惠普华有权利要求北京文化按照原转让价,回购其持有的影片投资份额。如果北京文化回购《封神》的投资份额,那么北京文化将按8%、15%、8%的年利率,向西藏惠普华分别支付三部《封神》的转让利息。

对这份《封神》买卖合同,有知情人士向每经记者解读:这意味着,西藏惠普华有权决定最终是否要收购《封神》系列的投资份额。假设最终《封神》系列的市场表现不达预期,西藏惠普华完全有权不买《封神》的投资份额,那么,西藏惠普华不仅可以收回6亿元的转让费,还可以获得转让利息。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3

图片来源:北京文化官网

采访中,娄晓曦等多次提及《封神》对北京文化的意义:“北京文化现在处于巨额负债的状态。可以说,《封神三部曲》是北京文化最后一块资产,也是最后一个念想。”

最新财报显示,北京文化2020年营业收入4.3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7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预计亏损2200万~2800万元。2019年,北京文化亏损超23亿元。

在2020年前三季度,北京文化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6377万元,而需要在一年内还清的短期借款则高达近9亿元。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4

图片来源:北京文化2020年业绩快报

作为《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我和我的家乡》诸多爆款背后的出品方,被称为“爆款制造机”的北京文化,为何短时间内负债累累?

在外界看来,仅上述4部爆款电影累计票房就超160亿元,按理说,作为出品方的北京文化应该收入不菲。但公司公告显示,按《流浪地球》46.55亿元票房计算,北京文化来源于该片的收益仅2.4亿~2.8亿元。

“《战狼》是爆款,但有对赌协议,而且北京文化就投了500万元,还是为了署名,50多亿的票房,北京文化没分到多少钱。《流浪地球》投了25%,北京文化包发行,就这部挣了点钱,剩下的影片北京文化根本不敢投,像《药神》根本不敢投。”一位北京文化前高管表示。

就连今年大爆的《你好,李焕英》,在影片票房达到27亿元时,北京文化来源于该片的票房营收也仅6000万~6500万元。纵观北京文化近两年的电影作品,每经记者大致推算,除《我和我的家乡》大概能为北京文化带来1亿元左右的收入外,其他影片为北京文化带来的收入未有更大惊喜。

娄晓曦告诉每经记者:“2019年加上宣发总共4部电影,全都赔了。再往前,2012年北京文化做了《同桌的你》,是挣了钱的,但主创拿走得多;2015年就只买了《球状闪电》的小说,2017年也没有电影。”

曾经支撑北京文化的电影、综艺、电视剧“三驾马车”也正在逐渐丧失动力。比如在电视剧方面,北京文化的重要项目《倩女幽魂》因受郑爽代孕弃养风波影响,上架遥遥无期。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5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作为《倩女幽魂》曾经的主要负责人,娄晓曦说:“如果《倩女幽魂》正常播放,将给公司带来3.5亿~5亿元的回款。就在2021年1月该剧播出的节骨眼上,郑爽就出事了。”

前高管持续实名举报,北京文化遭立案调查

北京文化的“崩塌”,开始于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前副董事长娄晓曦那场“财务造假”举报的风波。

娄晓曦彼时发微博称,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实名举报之后,证监会介入核查。今年1月,北京文化连发3份公告,披露其因信披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从2020年4月底至今,娄晓曦进行了多达5次的举报。

根据娄晓曦的披露,2018年~2019年初,宋歌、张云龙、贾圆波为了达到2019年发行可转债业绩条件(即2018财年业绩不能低于2017年),安排违法违规操作,通过签订一系列虚假合同确认2018年收入,制造大量虚假业绩,导致北京文化最初披露的2018年度财务报告存在虚假陈述等情况;2020年宋歌、张云龙及贾圆波等人以所谓“差错更正”为由,试图“以错掩罪”掩盖财务造假的操作,对2018年度财务报表的应收账款进行了调减。

娄晓曦在举报中先后摆出了《诗眼倦天涯》《拼图》《球状闪电》三个项目的虚假关联交易。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6

图片来源:举报截图

在娄晓曦看来,“北京文化违规处置上市公司资产,企图达到掩盖北京文化财务造假证据的目的”。

例如,2019年9月30日,北京文化强行违规办理了舟山嘉文基金4亿多投资份额转让,从北京文化工商变更给世纪伙伴。基金管理人向舟山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函质疑,但北京文化隐瞒事实且对该重要事项未公告。

2020年1月30日,北京文化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利用财务规则将世纪伙伴作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但并未披露要卖掉世纪伙伴,也未披露娄晓曦于2020年1月16日被刑事立案的重要事项。

2020年4月2日,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电话访谈娄晓曦时,娄晓曦揭露了2018年北京文化通过嘉文喜乐基金,用《倩女幽魂》《大宋宫词》项目为2019年发行可转债运作7800万元资金做假业绩的事实。

2020年4月15日,保利影业向世纪伙伴提起仲裁,冻结了世纪伙伴投资的舟山嘉文喜乐基金的股权,北京文化再次违规未予公告。 

一年内总裁、董秘、财务总监大换血,北京文化仍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陷入“财务造假”风波后,北京文化管理层也开始频频发生变动。

自被举报一个月后开始,时任北京文化董事会秘书、副总裁职务的陈晨,与财务总监张雅萍相继因个人原因辞职。

截至二人离职时,陈晨持有公司股权激励股份7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11%;张雅萍持有公司股权激励股份1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02%,且离职后半年内不转让所持公司股份。

与此同时,北京文化聘任江洋为董事会秘书,聘任贾园波为财务总监。但短短6个多月后,在北京文化被中国证监会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前,宋歌、江洋、贾园波分别申请辞去北京文化总裁职务、董事会秘书职务、财务总监职务。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7

宋歌 图片来源:北京文化微博

不过,宋歌仍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江洋和贾圆波也仍在北京文化任职。而严雪峰、晏晶、张雪则分别担任北京文化总裁、副总裁、财务总监,公告指出上述三人均未持有北京文化股份。

面对管理层的变动,每经记者分别致电上述相关人员,但均未得到相关回复。但接近北京文化的相关人士向每经记者透露,目前除了宋歌、张云龙,包括王京花、杜杨等老一批高管已全部离职,张云龙从去年底起,已不再去北京文化上班。

除了公司内部高管的变动,启信宝显示,北京文化全资子公司浙江星河的法定代表人,也在2020年9月从知名经纪人王京花变更为贾圆波,同时王京花也退出了浙江星河高级管理人员备案。“这个调整非常奇怪,他们实际上还在做着这盘棋。”娄晓曦告诉每经记者。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游”,但由于经营情况一直不佳,京西旅游曾尝试了4次重组。直到2010年华力控股出资收购,京西旅游更名为北京旅游。入主三年后,在华力控股老板丁明山的运筹下,“北京旅游”走上了重组为“北京文化”的道路。

瞄准影视领域后,宋歌、娄晓曦、王京花分别带领着摩天轮、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相继入局,成为北京文化的核心经营团队,获得北京文化股权。娄晓曦回忆:“那个时候北京文化的内部非常清晰,大家都一起好好办公司,当时我们重组的时候北京文化红红火火。”

但好景不长,2016年,随着丁明山和北京文化的第二大股东生命人寿的实控人张峻相继被带走协助调查,北京文化的两大股东接连陷入麻烦。自此,北京文化陷入无实控人状态。

2020年7月,华力控股持有的北京文化无限售流通股约5447.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61%)被法院进行网络拍卖,有着国资背景的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以最高应价竞得上述股份。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插图8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报,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5.6%;第二大股东为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0.87%。

“生命人寿的事不解决,就没有买家敢接手北京文化。之前也和各类民营巨头资本谈过,但无一谈成。”娄晓曦表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经影视(ID:meijingyingshi),记者:毕媛媛、温梦华,编辑:董兴生、卢祥勇、杜恒峰、王嘉琦,校对:孙志成

文章来自全网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aarocn@163.com
愉悦心情 » 先卖6个亿,北京文化将《封神》赌到底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